渣渣二华

云川

(。・ω・。)ノ♡

夜游十七:

堂下冤魂【12】


       这相声社里的灵异动静六叔耽搁了一个月都无解,赵吏刚开始查又正巧遇上夏冬青失踪。如今四叔张奕秋来接手,张小胖还真有点担心。但是张家的排位毕竟在那里,六叔和四叔中间可差了五六七八个叔叔婶婶呢……虽然刚才上台的动作已经让四叔风度翩翩的形象稀碎了,可小胖心里总有点期待。


       乱七八糟的游魂在外面砰砰砸门,张小胖怯懦地看了看台上的四叔。四叔秀美的轮廓在幽暗的光线下更有了动人的韵味,金丝边眼镜一点点反着光。


       四叔抬头说:“竑韶,看见了吧。就是这块惊堂木的缘故。”


       小胖瞪眼,四叔,你行啊,这时候还扯这个,我等你放大招呢!


       张奕秋心里明白,脸上微微泛起了一点笑意。突然,他抬手,凌空竟然写出了带有青灰色光芒的字迹,单手结印,顺势一推。那像法印一般的东西,瞬间就直直朝着门的方向去了。外头好像有人尖着嗓子叫了一声,然后就是一片静默无声。


       张小胖傻在了当场。


       原来四叔是个远程攻击的主儿。四叔之所以一直都疏于习武,活得像株植物,是因为不需要近身搏击。张小胖心里欢快了起来,恨不得当场拉开侧门,一口气跑到街口那个大排档去买十串凤尾肉,一路撸着回家。一想到家里还有个病恹恹的苏雪卿可以拿来开涮,又更加开心。


       事情的命门已经找到了,张奕秋开始考虑起这块惊堂木的去留问题,毕竟这么危险的东西留在小胖身边像个行走的炸药包,是万万不行的。


       那边,张小胖已经彻底放松了,恨不得赖在地上打两个滚。“四叔,我们回家吧,要我想去街角打包个凉皮吃。”


       四叔点点头,打算离开了,却突然听到不知哪儿传来的一声轻微的咔擦声。


     “等一下,小胖。”四叔伸出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。


       张小胖赶紧住了嘴,缩紧了脖子。四叔在台上微转了几下脑袋,似乎在辨别声音传来的方向。片刻之后,四叔迅速转身,背对着观众席向后慢慢倒退,眼睛盯后场,手中还攥着那方惊堂木。


     “四……”“嘘!”张小胖心里想,你倒是隔着帘子打呀,我不想看妖怪!


        一只厚实苍白的手慢慢的掀开布帘,待到幽微的灯光照到那人的脸上的时候,张小胖简直要疯了。孙泥鳅!自家捧哏!


 


       腾龙镇上的事情确实是一个开端,袁家,张家,郭家似乎从唐朝起就起了纠葛,而苏雪卿也绝非两千年前那条单纯的小青蛇。赵吏定了定神,冷静地翻开腾龙镇那本残缺的档案。独孤司方死后,腾龙镇上的人员流动记载一片混乱。赵吏从头到尾翻了一遍,张口就想问茶茶要独孤司方的手机SIM卡,但又突然想到这家伙性子古怪,从来不用手机,只能把手里的册子嗖地扔出去,叹了口气。


     “你刚才说,陆压道人,那不是个上古散仙么?与此事何干?不要跟我绕圈子。我现在特别暴躁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也只是听说。你知道么,上面把独孤司方死这件事记在了陆压道人头上。我觉得是苏雪卿杀的,但是竟然没人附和。要么你找到那个几千年没露过面的陆压道人,要么,回去收拾苏雪卿,你总能得到你想知道的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独孤司方死的时候,苏雪卿一直跟我们呆在……一起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茶茶笑了,“那你记得他身边跟着的那只狐狸精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么?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苏雪卿搂着二黄坐在浴缸里,一缕一缕替他清理银白色的长发,可能用不了多久,这只呆头呆脑的小狐狸将蜕变成为一只雪白的灵狐,得道成仙,再也不用烦心凡尘俗世,将来见到他,也许会点点头,也许从此陌路,再也记不起他了。二黄却单纯得很,只是默默坐在水里,时而吹一个泡泡,时而拨弄一下漂在水里的黄色小鸭子玩具。他的耳朵怕潮到水,贴着脑袋反背着,像两片白白的广玉兰花瓣,耳朵尖上,甚至翘着一个娇美的弧度。即使是天生傻乎乎的,他仍旧是一只绝美的狐狸精。


       苏雪卿微微叹了口气,掰过了二黄的脸庞。那一道寸许的白疤横在二黄的左侧脸颊上,头发也遮不住。这怕是在腾龙镇上替自己挡枪的时候,被赵吏打伤的。狐狸精修炼,主要就是靠诱术,破相的后果比看起来更严重。


        二黄盯着苏雪卿清瘦忧郁的脸,本能地凑上来,摆出一个讨人怜爱的表情,修长柔韧的四肢漾起浴缸里的热水纠缠上来。他心里只有苏雪卿一个人,只要苏雪卿不嫌弃他,他就没什么好怕的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二黄曾经问过苏雪卿,你觉得你最后能和小白在一起么?


       苏雪卿说,我觉得肯定不能,他这两千年都没有回头看过我一眼,那我再怎么折腾,他也不会在下一个两千年看见我。两千年对于爱情来说,是一个太长的时限,足以把所有的可能变成不可能。


       他不解,又问,那你为什么还要……


       苏雪卿说,因为我愿意。


       二黄曾经想象过,是怎样的相遇才值得支付两千年的代价,但他太愚钝,想不出。但他又想到,自己不是也已经跟了苏雪卿两千年了么?


       直到现在他还想问问他,如果小白真的不和你在一起,那你愿意和小黄在一起么?


【作者】六一贺文昨天写了一半,但今天我毕业答辩,所以没写完。今天,终于要和糟心的老王拜拜了,心里开心。从此海阔天空,相忘江湖吧!

评论

热度(15)

  1. 渣渣二华夜游十七 转载了此文字
    (。・ω・。)ノ♡